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物馆动态  >  内容页

《朦胧中所见的生活》: 给现实生活的暖暖善意

2015-06-16 12:13:01 作者: 戴晨  新闻来源:

分享到:

 北京人艺小剧场话剧《朦胧中所见的生活》如同黑暗中的一束光,在这个万物生长的季节,点亮生活,温暖你我。

《朦胧中所见的生活》根据高尔基短篇小说《切尔卡什》、李师江短篇小说《老人与酒》改编,题目来自墨西哥诗人帕斯的同名诗。该剧有三个主要人物:飘荡在城市边缘的小偷老梁,面对金钱诱惑的民工小白,垂暮之年横遭变故的孤独老人老邱,他们是生活搏斗的失败者,对人生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全剧由小白贯穿全场,演绎出两个小 “对子戏”。该剧秉承北京人艺现实主义的风格,着力于刻画社会底层人物的生命状态。但与众不同之处是,该剧并没有对现实环境或人物道德问题进行批判和嘲讽,而是深刻发掘每一个底层人物身上的闪光点,他们尽管贫穷、身处底层,甚至做过错事,但并不卑微,在很多时候依旧撒发出人性的光辉。

三个剧中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不期而遇。老梁因为穷而偷贪官家里的财物,找小白作为帮手。当老梁得知小白需要钱给家里人治病时,被他心底的那一抹善良所打动,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十年前,我跟你一样。一心想靠自己的努力,活出个人样!进城找个事儿干不容易,我没日每没夜地干。可就是这么拼命,我还是赚不着钱。在人家眼里,你不过是一滩工业废水,不过是一颗生了锈的螺丝钉,不过是一堆没有用的残钢废渣……我是真想回家去,回地里踏踏实实干活,踏踏实实当个农民。”老梁决定把财物全部留给下小白,独自离去。老梁走后,小白碰到了孤独的老人老邱,在小白的陪伴下,老邱逐渐信任小白,打开心扉,讲述了自己失去祖辈房子的愤怒及无法传承血脉的痛苦:“我一辈子的苦,一辈子的屈、一辈子的心都困在这里,我不能让它没了!这里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每一粒沙都沾着我家几代人吃过苦,流过的汗!我不能别人给拆喽!”经过一晚上的饮酒作诗,他也从小白身上找到了亲人的感觉:“小白子,大爷喝了你给的茅台酒,想给你说几句心里话。把这儿当一次你自己的家行吗?把我当你的亲人行不行。我在这儿住了一辈子!这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坟墓。我打了一辈子光棍无儿无女。你今天能不能给我当一次儿子?叫我一声爹可以么?。”

 

可以看出,该剧中三个人物无一不对家园和亲人有着强烈的热爱和渴望。正是这种情感,让三个不同的人找到共鸣,激发出他们内心的善良。现实的人生,几多风雨几多哀愁,该剧并没有将盗窃、拆迁等现实矛盾扩大,而是细腻地表现这些渺如草芥的困窘者在艰难、现实的生活里,还能够在某一时刻将自己的心事交付给一个陌生人,点亮自己的生命之火,照亮他人。

 

该剧的舞美设计别具一格,拆迁的工地、裸露的钢筋、大块的水泥、破旧的家具,残缺的墙壁连同整间四处漏风的房子被一起搬上了舞台,极其逼真。房子屋檐上悬挂一个风铃,每当剧中人物触及到心灵的时刻,风铃随风作响,不仅与人物内心照应,还如琴弦一般拨动台下观众的心,使台上台下的心灵相通、共同呼吸。剧中人物的服装及其考究,现实主义风格中又不失浪漫主义色彩。舞台的灯光处理恰当地烘托了“朦胧”的主题,层次分明,特别是反映人物心中彷徨消极的瞬间时使用追光直面演员,使观众在黑暗环境中清晰地看到人物的面部表情。音效制作更为精心,当台上演员演出时,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在忙碌地配合时机,用不同的道具即时制作出风声,雨声,雷声,蛙鸣、心跳声等效果,为观众营造出一个更具临场感的观演环境。在舞台处理上,导演运用布莱希特“间离效果”,安排灯光、效果上台,穿插在演员演戏的过程中,在小剧场里为观众创造出更多的感官刺激,使每个人都是舞台演出的参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