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视角  >  内容页

《人民公敌》频出错?那是在演戏

2016-05-20 00:31:12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

2016年5月20日  来源:北京日报

《人民公敌》剧照。(记者 李继辉摄)


八十岁的“大导”林兆华从来不按规矩出牌。


昨天(19日)在首都剧场首演的《人民公敌》干脆把排练搬上了舞台,而且还是一次粗糙的排练——演员好像都没背会台词,一个个手拿着剧本上场;有的演员没记住上场时间,时不时地会“冒场”;有的段落感觉不对,还得重来一遍……

《人民公敌》的剧情是这样的:一个沿海小城计划投资发展温泉浴场,医官斯多克芒发现温泉浴场不但不利于健康,还在传播疾病,决定将事实真相揭露出来。然而,这与该市市长、他的哥哥,乃至于全城公民的利益都发生了冲突,斯多克芒因此被认定为“全民公敌”。该剧是挪威戏剧家易卜生四大“社会问题剧”中最为突出的一部,各种对立的冲突和尖锐的矛盾,构建起紧张的戏剧情节和巨大的戏剧张力。

这部作品被世界各地的戏剧舞台奉为经典,但北京人艺还是第一次上演易卜生的作品;导演林兆华两年前曾在剧院外执导过一版商业性更强的《人民公敌》,这一版他要颠覆所有人对戏剧固有的认识……

走进剧场,从大幕拉开的那一瞬间观众就发现了不同。

没有任何铺垫,胡军出演的斯多克芒医生就从大幕中间露出了脑袋,随后就指挥大幕拉开,灯光起。

随后,演出过程中一个又一个的意外让观众“大跌眼镜”。

一场正常的演出,演员至少应该把台词背下来吧,可是这部戏里几乎所有演员上台都会拿着一个特殊的道具,那就是用A4纸打印的剧本。有的演员坐在桌边,一边看着剧本一边说台词;有的演员则手里拿着剧中需要的道具,腋下夹着剧本;一向非常认真的龚丽君也常常忘词儿,说了好几次“对不起”,那种放松的状态感觉还是在排练厅里。

作为男主角的胡军,似乎也有些越俎代庖,在舞台上当起了导演。演着演着他会对和他搭戏的演员说,你不能这么做或是这个时候你还不能上来;在和这个演员搭戏的时候,又会去跟别的演员说站的位置不对;当某个演员的表演不到位时,胡军还会启发他如何能表现得更好。有一幕演出结束了,斯多克芒医生因为备受委屈十分难过,观众正沉浸在剧中人的情绪中时,胡军却抹抹眼角,指挥起下一幕灯光了,感觉颇为跳戏。

当然,这种种颠覆还是在演戏。只是不时打断的演出,舞台上的角色之间的相互交流,甚至“导演”对舞美、灯光、音响的随时调整,都让观众一方面看到戏,另一方面也看到演员如何“演”戏。创作者试图在舞台上建构起多层空间,让观众在真实与间离中体会一种新的戏剧形态。

“大导要求演员保持自然状态中的第一自我,让他们塑造角色时放弃‘我就是’,而变成‘我来演’。这就给了演员一种极大的自由。而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心里坚定这种表达,就能够感染观众。”该剧的另一位导演韩清介绍说,剧组将整个排演过程当作一个课题,“观众走进剧场可以看到故事,看到演员或者更多的戏剧表达。”她还表示,这部戏因为形式比较自由,会多一些即兴的成分,“即使你在剧中只跟着一个演员走,也会发现他身上逐渐的变化。你每次走进剧场,都会发现舞台上的不同,永远都会有新的东西出现。”

谈到自己在舞台上当导演,胡军坦言身上的压力很大,“剧中是以胡军为主体,而不是以人物为主体,在台上说演就演,说不演就跳回我自己。这不是布莱希特那种跳进跳出,而是中国戏曲式的表达,说不演其实还是在演,这种东西要在演员身上体现。”

据悉,《人民公敌》本轮演出将持续至6月5日。“我们期待见观众,有了观众这部作品才是完整的。”韩清说。


记者后记


无论成功失败,都要向这个怪老头儿致敬

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应该在做什么?含饴弄孙或是含饴弄重孙都是正题儿。可是“大导”林兆华却还在剧场和排练厅里折腾着,而且折腾得比许多年轻人还厉害。

近几年乃至于近几十年来,他的作品总是伴随着争议一起出生,这样一版《人民公敌》自然也难免遭遇各种不同的意见。但奇就奇在,这个老头儿并不怕争议,也不怕自己老导演、名导演的架子垮了,依然敢毫无负担地去折腾。

在这样一个停不下来的老头儿身体里,或许始终有一颗赤子之心在作怪。他不希冀戏剧给他带来多少名利,只想探索自己在这条路上还能走多远,所以才能无所畏惧。

他带给我们的不只是一部部脑洞大开的作品,还借着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引进来众多国外作品,让中国观众知道好戏长什么样儿。虽然丰满的理想总是敌不过骨感的现实,已经办了六届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名气是有了,但依然改变不了赔钱的命运,荧荧之光仍在闪烁就是胜利。

《人民公敌》不一定能得到很多人的夸奖,但它见证了一个八十岁老人所具备的勇气,还能鼓舞更多戏剧人。最后,就让我们把《人民公敌》里的这句台词送给他吧: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就是那个最孤立的人。


(记者 牛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