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规矩江湖,国人千年的桎梏

2017-05-12 08:28:18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古龙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规矩。

而中国的“江湖”,更涵盖着五湖四海,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二者从来都如同一体两面,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又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微妙联系。

网络上轰动了数日的踢馆事件最终以出人意料的反转终结,始作俑者从不可一世到痛哭流涕的转变多少有些微妙,有人说,那是因为他破了既有的规矩,江湖上便容他不得。

然而我们沿着那一丝脉络回溯,所谓的“规矩”,几乎俯拾皆是。从衣食住行到婚丧嫁娶,国人自古便订立着一套不容质疑的规矩。

“君之適长殇,车三乘。公之庶长殇,车一乘。大夫之適长殇,车一乘。皆下成人也。自上而下,降杀以两,成人遣车五乘,长殇三乘,下殇一乘,尊卑以此差之。”

——《礼记》

“天子举以大牢,祀以会;诸侯举以特牛,祀以太牢;卿举以少牢,祀以特牛;大夫举以特牲,祀以少牢;士食鱼炙,祀以特牲;庶人食菜,祀以鱼。”

——《国语》

敢于打破规矩者,无论成败,总会被人视为勇者。

纵使在这份冲动的背后,往往潜藏着蠢蠢而动蓄势待发的欲望。

曹刿曾嘿然冷笑,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陈胜曾振臂一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以这样的标准,吴起也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悲剧英雄。

《画眉》便以吴起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关于乱世之中,一个人独自与命运的抗争。

他要面对的,便是那大大小小的江湖。

他恃才傲物,戏弄权臣。

他志得意满,徒招忌恨。

他权欲熏心,杀妻求荣。

他功高震主,身败名裂。

身为历史名将,在吴起的身上,总有些矛盾与私心,交替徘徊于他那充满坎坷的人生通途上。

有人说,《画眉》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历史剧。

不过,借着这部戏,当一切消磨殆尽,不知诸位看官是否也看出了一点不可言说的希望与坦荡?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