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从《四进士》到《审死官》——一位老牌律师的百年变迁

2017-05-19 02:56:11 作者:梅派传人梅拦住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对于主页君这一代人来说,宋世杰算不得陌生,在那个港片港剧大行其道的岁月里,两部影视作品让我们认识了这样一位颇具传奇经历的大讼师。追根溯源,港片中不少桥段其实都是后人附会,而宋世杰的真正起源,则来自于经典戏曲《四进士》。

《审死官》与《状王宋世杰》

(粤方言区对于“大状”似乎总有天生的好感,连带着如今提起“大状”这个词,本身也带上了港派的桀骜。张达明,周星驰,两大香港笑星乐此不疲地演绎着出没于民间传说中的几位名状,宋世杰,陈梦吉,方唐镜……成为彼时的经典形象。)

讼者,争讼也,严格而言,“讼师”与如今的“大律师”在概念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在与如今相比尚不健全的法治程度下,“讼师”往往更擅于投机钻营,遑论资质,连基本的行为守则也往往欠奉。在“讼师”这个群体中,固然有了些许为民请命心怀侠义的仗义书生,却也同样未曾少了被讽为“讼棍”的挑拨离间,歪曲事实的行业败类。

(《秋菊打官司》的代笔老先生倒是颇有些当年讼棍的遗风,胡搅蛮缠有余,唯独少了几分落笔时的从容与犀利。)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纵使在文艺作品中,我们的民族亦从未忘记以伸张正义为文人之己任,于是乎,有了宋士杰这样一位传奇大状的诞生。作为一部戏曲作品,讲述惩恶扬善的《四进士》经久不衰,无论是毫不徇私两袖清风的八府巡按毛朋,或者性情耿直扶弱济贫的大状宋士杰,都代表着我国自古以来文艺作品中对于“道义”的追求,而宋士杰这样一个角色,由最初的配角转而成为主角的变化,也无疑寄托着民间对于正义愈发强烈的向往。

在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之际,我们以一出《大讼师》为剧院庆生,这是对中国戏剧史的一次回顾与致敬,也是对戏剧民族化的一次展望与尝试。将京剧故事搬上话剧舞台——导演蓝天野说,在他的印象里,这还是头一回。而在极具叙事节奏感的河南坠子的帮衬下,我们也将在话剧舞台上重识宋士杰这位说不倒的老先生。


从《四进士》到《审死官》


为了写出这部《大讼师》,编剧郭启宏在剧本的末尾特意附记:在本剧写作过程中,参考了有关传统戏曲《四进士》,计十五种。其中涵盖了京剧,秦腔,川剧,潞安鼓书等中国传统戏剧门类,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区域性传播,这部作品本身的地位也便可见一斑了。


(纵观中国戏曲,不少存在多剧种演出的戏曲作品都可谓是名篇佳作,以至于常人从不听戏,却也知晓这些大名。如旦角入门戏《玉堂春》,除了京剧,还有潮剧、昆曲、黄梅戏等形式,而《醉打金枝》则更甚,源出自晋剧,后来还衍生出了徽剧、京剧、川剧、湘剧、评剧等十数个剧种。)

而一部《四进士》,到20世纪初,为粤剧大师马师曾改编,与另一位粤剧名角红线女同台演绎——这便是粤剧《审死官》——这出作品成为了粤剧中的喜剧名篇,也成为了日后香港讼师题材影视剧的一个肇始。


从“宋士杰”到“宋世杰”


细心的观众或许会发现,在《大讼师》中,主人公名为“宋士杰”,而无论周星驰或者张达明乃至后来的陈小春,他们饰演的同样角色却被冠以“宋世杰”之名,一字之差,背后却颇有一番说法。

细究“宋士杰”这一名字,与“讼师杰”相类,或者从侧面印证了这样一位状王不过脱胎于民间传说之中。从京剧《四进士》中最初的配角,到经过后世马连良、周信芳等人的演绎跃升为主角,这其中蕴含着的民间对仗义执言之士的向往可谓是呼之欲出。

(对,这个样子的不是宋士杰,只能是宋世杰。)

而无独有偶,清末民初之际,一位名为宋世杰的山西豪侠横空出世,在京包铁路沿线享有盛名,并参与了辛亥革命——与戏文中的宋士杰一样,这位宋世杰也有着痛斥官场黑暗,为民挺身而出的侠义之举,今人考察“宋士杰”到“宋世杰”的变迁,便因此产生了一种说法,认为这是对革命义士的追忆与缅怀,而本应生于明朝的大状,也就此产生了拖着清朝长辫的经典形象。

5月25日,《大讼师》即将登陆首都剧场,这部作品取材自传统戏曲《四进士》,在以更符合现代观众审美的方式重现这段明嘉靖年间的公案传奇之余,也依然保留着中国传统文艺作品对于“正义”的淳朴理解与向往。

我们着力于呈现一场原汁原味的民族化话剧,也热诚期待着每一位观众的到来——无论是票友抑或戏迷,在这出《大讼师》中,或者都将看到自己理想中戏剧的模样。


(摄影:李春光)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