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关起门来,人性尽显

2017-09-29 16:03:57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正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上演的《家丑外扬》,早在80年代便已声名在外。一言难尽,无以言说,却凭借着一场表演令那些你我都不陌生的心灵走向呼之欲出,所谓戏剧能够予人的个中趣味正在于此。

本剧的译者郭家申称赞这次演出“为现实主义艺术从困顿走向苏醒助了一把力”,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导演顾威的赞同——事实上,从这部作品中,前苏联式的现实主义传统也可见一斑,在本剧排演之初,顾威曾认为这是一部更适合中年人看的戏,而本剧在演出十数场后,却难能可贵地引发了各个年龄层观众的讨论与思考,虽然剧名叫《家丑外扬》,然而关于人性的挖掘,却终归不拘一格。


观众寄语

趋利避害,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素质,生物属性中最基本的一点。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人能够真正摆脱利益的羁绊。多层面的利益追求是人与其它物种的区别所在,钱财、权利、荣誉、快乐、文化、信仰……或复杂或单纯,便是人性。“在你的心里,一切神圣的东西都不存在”,人性如何被撕裂?或许因为被某一种过强的欲望蒙蔽了心眼,人们也由此呈现出不同,陷入纠结、争执、交锋。从而将人性的多姿多彩渲染于世上,让我们有幸见识到文学艺术,以满足精神层面的利益最大化。

无论是进化论,还是分工论,每个家庭都少不了抱怨。家庭是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家庭不仅仅是家长里短,也是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前苏联作家盖利曼的话剧《家丑外扬》就是通过家庭这个窗口,夫妻二人的冲突,来反映社会和人性的某些切面。人艺著名导演顾威把这个话剧做了一些改动之后,更加容易理解,虽然整台戏只有两个演员,但是很故事的构成很丰满,节奏推进的张弛有度。演员的台词功底非常好。虽然剧本是上世纪80年代的剧本,但是和我们现在的年代一点不脱节,而且很容易产生共鸣。

这部戏如果抛开剧中人物的外国名字,感觉就像是发生在中国的平常故事,讲述的也是一个不美好但真实的人性和生活场景。生命里难免不测风云和旦夕祸福,但是许多事情的发生似乎都是不知不觉中必然出现的因果链条。长期生活在猥琐、纠结和压抑的状态之下,让过分的算计成了生活常态的人,虽然肯定有不得不然的苦衷,但也很难得到运气的眷顾。

夫妻二人两个半小时的家庭争吵,在两位人艺老师完美诠释下变得极接地气,人生如戏,戏是浓缩的人生,剧情跌宕起伏,情感拉锯之间,渗透出生活的苦难,命运面前的无力,人性的扭曲带来的刺痛感,爱在现实拉扯下变的飘忽。邪恶与友善往往交织在一起,像每个人内心天使与魔鬼并存,完全割裂便失了人性!《家丑外扬》,无疑是一部触及灵魂,直刺人性痛点的好剧,每个人应该都能在戏中看到自己!

这是一部改编自80年代前苏联的戏剧,40多年过去,今天再看,依然感慨,太阳底下无新事,当婚姻变成了经济共同体,变成了过日子,底线就可以一再放低,灾难来临,夫妻都在指责对方,把以往婚姻里的隐私,丑事都掀了盖子,连观众都觉得痛苦,男人的痛苦是“以我的性格,做不到既做官又做人”,女人的痛苦是,既要过着优雅富裕的生活,又要在道德上鄙视带给她优渥物质生活的丈夫。怎么办?而最痛苦的人到底是谁呢?恐怕是那个没有出现在场上的,因意外事故失去双手的孩子吧!


这是一部有深度的戏剧,有生活经历的人可能会暗自嗟叹,没有生活经历的人,也大可不必有心理负担,因为婚姻也可以是爱情的港湾,灵魂的归宿。糊涂的幸福最终都会是真切的痛苦,而清醒的痛苦过去就会是心灵的宁静。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