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笑不笑得出,是我们对生活的最高判断

2017-11-29 15:52:16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主页君很欣赏古龙的一句话:

人只要还活着,就能笑得出,只要还笑得出,就应该多笑笑。

古龙的小说之所以能够给人以独树一帜的洒脱灵动,大抵上源自他书中的主人公总能保持一份在紧要关头仍能微微一笑的气定神闲,一下子便令身临其境的读者也放松不少。

当把我们代入到这样的情境中,不知你是否还笑得出:

你是一个没落了的俄罗斯旧式贵族,破落情况几可类比《茶馆》里的几位八旗老爷,日子过得只剩下了穷讲究,祖上仅存的一点产业,一套大庄园,也行将拍卖抵债,这样的情势几乎已成定局,无法逆转,而你也只能在焦躁与无望的等待中,等到庄园易主的时刻。

扪心自问,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吗?

而你所代入的这部作品《樱桃园》,却又恰恰被定义为了一部“喜剧”。

《樱桃园》的导演李六乙认为,这为全世界研究戏剧的人和所有观众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怎么从契诃夫的戏中看到喜剧性,我们该如何认识喜剧。

“我们对传统喜剧的认识,是情节上、表象的,这种喜剧需要依附外部情节、外部动作。而契诃夫的喜剧进入到一种现代艺术的表达方式,《樱桃园》的喜剧性是人的本性的荒谬,是文学上的幽默。这是本质上的喜剧性。”

生活或许本就步履不停,一路坎坷,而能从这样的生活之中看到一点喜剧来,那所需要的又何止是一点乐观精神呢?

我们不妨以一部《樱桃园》作为一次自我印证的途径,你会为剧中人悲伤或者高兴,或者无动于衷?你会因剧中哪一个角色牵动起内心潜藏着的一点挂怀?倘若看到了其中的一点喜剧色彩来,大概,终归对于生活是有所期待的吧。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