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新的一年,从一出话剧开始

2018-01-05 14:57:39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刚刚过去的2017年,对于中国戏剧与北京人艺,都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距今约110年前,春柳社以一部《黑奴吁天录》,令中国话剧在世界文化史舞台拉开了序幕;而这一年也是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我们以精选的戏剧阵容圆满完成了一次对于自身的回顾与展望。

步入2018,我们依然在坚持着一份对于戏剧的虔诚,即使在新年假期,我们也同样坚守在舞台之上,为观众带来精心排演的经典剧目。在接下来的1月,又将有几部作品陆续登陆北京人艺的舞台,不知是否能让步入剧场的你感到满意?

《我们的荆轲》

虽然是以历史上最为慷慨悲壮的刺客为名,然而我们仍然不妨在观剧之前为其打上一个“不是历史”的标签,从严肃的众所周知的故事中跳脱开去,在戏谑的故事背景中不乏严肃的关于生命与自我的考量,这样的处理正暗含着文学作品中解构的意味,也与编剧莫言一贯的文学创作风格可谓是一脉相承。

这可以说是一篇跳动着的寓言般的作品,荆轲说“我们历史上见”,我们每个人都将成为历史,我们所经历过的每一刻都已成为历史——从这样广义的“历史”中审视,生而为人的自我价值又该如何实现?


《牌坊》

这是北京人艺近年来精心打造出的一部历史题材京味儿戏剧,将目光对准了一个不为大众所熟知的“营造行”,通过《辛丑条约》签订这样一个中国近代史的大事件,引出了一段兴建“克林德牌坊”的老北京掌故,讲述了一段行业秘辛的同时,也将大历史下的匠人精神与权贵欺压下的小人物悲欢勾勒得淋漓尽致。

作为国内第一部以“营造行”为描写对象的话剧作品,编剧刘进元在剧本中投入了极大的心力,剧中不少的古建筑常识都是他与晚清“八大柜”之首兴隆木厂的后人仔细沟通后才落笔写成,令全剧增色不少,出现了一种独特的厚重——那源于古代手艺人所凝结的智慧,也是中华民族不得不提及的一份骄傲。


《解药》

在经过本轮演出后,这部两个人的小剧场作品便将突破百场大关。

有观众形容这部戏剧,“每一场都不一样”,这得益于剧组在近百场的演出中所磨合出的娴熟的默契,从而令演员在台上也可更为挥洒自如,每一场都总会有“现挂”可砸,抖包袱的同时,也让戏剧与人们的生活距离得更近了一些。

即使每轮以至于每场都会有相应的调整,不变的是我们始终在关注着都市中生活着的人们心中的一点因由,并为之打造一副药方,这便是《解药》——教我们如何把心放大,如何正视自己的需要,如何过好自己的生活。


《老爸,开门》

我们该用怎样的词汇去形容一段成熟的父女关系?

那断然称不上“和谐”,却终将归于一片温暖。联想起曾经在网上“感谢父母不杀之恩”话题的一时火热,我们便不难发现,在父母与子女间,横亘着的所谓“代沟”是一个比想象中还要严重,表现方式千姿百态的客观存在,可无论如何,终究无法消弭那源自血肉亲情的一片无私挂怀。

《老爸,开门》便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大龄剩女,一个高学历的鳏居老父,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里,借着一次又一次的探访,讲述着一点关于感情的心里话,什么是爱,如何去爱,我们将成年人的世界里“爱”的写法展现在了这部作品中,相信观众也能从中体味到一缕深情。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