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这部“社会问题剧”,也是一部“婚姻参考书”

2018-07-16 17:19:49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但娜拉毕竟是走了的。走了以后怎样? 易卜生并无解答;而且他已经死了。即使不死,他也不负解答的责任。”

“然而娜拉既然醒了,是很不容易回到梦境的,因此只得走;可是走了以后,有时却也免不掉堕落或回来。”

——鲁迅


《新青年》易卜生专号,收录了《玩偶之家》与《人民公敌》(当时被翻译为《国民之敌》两部剧本,易卜生作品早在20世纪初便受到了鲁迅、胡适等人的推崇,对于当时的国人有着不可忽视的启蒙作用。)

借着鲁迅在杂文集《坟》中的一番论述,“娜拉出走”成为了国人并不陌生的一段故事,而由于在新文化运动中《新青年》杂志的推波助澜,令易卜生成为了除安徒生之外中国人最为熟悉的北欧文学家。

易卜生

亨利克·易卜生(Henrik Ibsen,1828–1906年),挪威戏剧家。他对写作主题的选择和创新的写作技巧和结构处理都使他成为了近代戏剧的先锋。易卜生为审视社会和心理问题方面提供了新的激发性方法,还摆脱了19世纪的写作传统,开始使用口语化散文体进行写作。代表作包括《培尔·金特》《群鬼》《玩偶之家》《人民公敌》等。


就是时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中国而言,《玩偶之家》以社会问题剧的形式向广大民众展示出了一股新的思潮,肯定着女性的地位与价值,对当时的青年造成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而刨除时代的影响,这部作品能够演出百余年而始终长盛不衰,究其原因,终究并非单纯的对于时代一时的影响——我们无法联系着挪威19世纪中后期的社会状况,去联想这样一部剧作的横空出世给予了当时社会怎样的震撼,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对于这部作品的热爱与理解。

在即将上演的北京人艺版《玩偶之家》中,在保留着剧本原汁原味的同时,剧组也为观众们不断制造着跳出社会范畴,回归生活本真的思索。在剧中,一桩尘封旧事的暴露使得一个原本平和看似美满的家庭濒临分崩离析,生活在当代的我们或许会更多地去思考,如何珍惜一个家庭,维系一段婚姻,如何平等相处,顺畅交流,真诚相待——这本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而早在百十年前,这出始终不曾褪色的经典剧目便已提供了一点参考,当“人性解放”一类的思潮早已成为历史书上的一页记载,还原本真后,或许我们应当将《玩偶之家》还原为一部“婚姻参考书”,从中领悟到一点关于婚姻说不清道不明的道理。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