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失眠是种时代病

2018-08-09 16:48:42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睡不着,似乎成为了当代青年人的一种常态,以至有人将这种痛苦戏谑成了一种人生态度——“晚睡强迫症”之类的说法便应运而生,甚嚣尘上。

只是,细细想来,“晚睡”与“失眠”似乎还有一点差别,相较于后者的迫不得已,前者总有些蓄意而为之——面对着时代所带来加速度,终日惶惶然不得放松,而应对那内心焦虑的唯一方式,似乎便是将夜晚无限延长——“晚睡是舍不得一天的结束,晚起是不忍心迎接一天的开始”,诸多晚睡党赖以自嘲的一句话恰到好处地评价着这样一个近乎作死的行为,并在期间伏下了几分无奈与厌倦,更可怕的是,久而久之,大家便都变得失眠起来。

不知有多少人会在因失眠带来的躁郁中期待一场外力带来的好眠,“催眠”似乎是不错的方式,在无数文艺作品的渲染下更是显得无所不能,轻轻一个响指之后,烦恼顿消,自在无匹,整个人也随之一阵松快。在这里我们姑且不论真正的催眠在心理学意义层面会起到怎样的作用,而必须承认的是在没有深挖到心病病根之前,一切的尝试大概也只会是一场场周而复始。

在话剧《催眠》中,三位主角无不在面临着一次对自我的挖掘与关乎心灵的考验。剧中的排长,同样在经受着失眠的困扰,而在这份困扰的背后,是一份对自我的怀疑,对职业的敬畏与大事件之后的心理余波。虽然是军旅题材,而剧中人的情感逻辑却总能被我们很好的理解,毕竟,“失眠”是种时代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催眠,不仅为了换得一夜安睡,更为了从沉重中解脱释放后去面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