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玩家,何以成为京城文化的代表

2018-08-22 14:47:54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玩家”的含义,是随着时代演变的——这种演变不仅在于其内涵的丰富,同时也在于其所代表着的文化色彩的不断浓厚。

想要将“玩家”这个词汇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并非轻而易举,它与古董、收藏密切相关,却又不仅止于此,渐渐地成为了一个能够反映北京文化的专有名词。如果单论起古董行来,但凡历史悠久的城市,总会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江湖,西安,洛阳,这些总能见诸于历史的古都在古董研究上都有着自己的道道与学问,而相形之下,北京的圈子对于这些个“玩意儿”的理解却又有不同,一个“玩”字,便将京城这些真正收藏者的心态凸显得淋漓尽致,在他们看来,收藏品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值钱与否,从中参悟出一点对生活的理解,对人生的态度,方才是最为理想的修行。

如果我们将这“玩”的传统追溯至清代以降,对这种独特文化的理解或许能够更为深刻。由于清朝的八旗制度使然,居于当时北京内城的八旗子弟靠着祖上的荫庇与朝廷的财政,过着世代不事生产,吃皇粮度日的生活,就此产生了些颇为闲暇的嗜好,今日我们所能看到的古董赏玩,斗蛐蛐,放风筝,玩票唱戏等,便是从此引申而成的一种玩家文化。这种文化引申至今,便有了有人不惜冒充旗人,以标榜自己收藏专业地位的怪象。

鬼市:最初的鬼市,与清朝的衰败和八旗子弟的破落密切相关——曾经的贵族沦落至需要变卖家当维持生计,却又终究舍不下那点儿“面儿”,便选择在三更半夜挑着灯笼摆摊,供人挑选物件,又不必出头露面,不少好玩意儿就此流落民间,捎带着将“玩家”的精神广播至了京城内外。

随着清朝后期八旗的裁撤,不少曾经的旗人立刻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破落户,家道中落,规矩犹存,透着一点固执的可爱。在话剧《玩家》中,也不乏这样几位地道的老北京,心地善良,对“玩儿”有着独到的见解与研究,唯独撂不下的就是一副面子,时而令人啼笑皆非,却也就此品出了一点老北京的气性与讲究。

话剧《玩家》,便是以北京独有的玩家文化为题材,创作出的一部新京味儿作品——它保留了北京的精神风貌,又加入了近数十年来京城的变迁与时代感,透过玩家这个群体,将人心展示于我们面前——纵使世道复杂,我们也总当学习一下剧中的真玩家们,辨伪存真,始终留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