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你是否听到过梦想破碎的声音?

2018-09-11 16:53:38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如果不是历经百余年经久不衰,我们或许很难相信,一部以沙俄时期的农庄为背景的戏剧作品,会成为戏剧史上难以逾越的一笔。

作为契诃夫的代表作之一,《万尼亚舅舅》诞生至今已经一百多年,一百多年间作品对于全世界的影响从未消减,成为小人物式悲剧的典型代表。全剧以万尼亚舅舅这一小人物的经历入手,写出了主人公在平庸命运前的挣扎、愤怒和最终对于现实的无奈与平静。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心绪,往往放之四海而皆准,我们往往在不住地畅想自己的未来之时懊恼着自己的过去,患得患失地在人生路途举步维艰,踟蹰于每一条分歧之前,似乎稍为不慎,便走上了一条无暇回顾的单行路。

而契诃夫却用作品在宣告着一个关于人生近乎残酷的现实: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成为万尼亚,而在经过岁月洗礼后匆匆的回头一瞥,却屡屡终在宣告着自己理想的破灭。只是,这样的人生又有谁真正有资格非议呢?

“我的生活完结了!我有天赋,有智慧,有胆量……如果我有正常的生活,那么我有可能成为叔本华、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人物……”

万尼亚对自己的评价或许过于托大,毕竟他最终没有能够走上自己所期待着的那一条理想的道路,未及有任何成就,人已近乎迟暮。心怀理想,碌碌无为,这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困惑,我们往往会被生活中的各种琐碎所困,最终如同被风化般磨平棱角,心有不忿却又无从突破。但至少我们从他的悲剧中能看到,人终究当为自己而活,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一个虚无的目标或旁人,才是无可避免的悲剧源泉。

“伊凡·彼特洛维奇,我们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是因为我们都是非常沉闷的、乏味的人!沉闷的人!”

叶莲娜的出现之于冷清的村庄而言,几乎是“希望”与“梦想”的代名词,她优雅端庄,善良体贴,在与寻常粗手粗脚的农妇的相形之下,似乎成为了一个值得追求的“完美”的人,尽管她本人并不觉得——她会时常为自己的无知而自卑,为旁人的追求而惶恐。在最后,她选择与教授离开,也成为了一种令人心酸的无耐,事已至此,便惟有沿着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哪怕那将继续沉闷乏味,却或许恰恰如同合脚的鞋子,不是最美观的,却是最合适的。

“舅舅,亲爱的舅舅,我们将会看到光明而美丽的生活,我们会很高兴,我们会怀着柔情与微笑回顾我们今天的不幸,我们也终将尝到休息的滋味。舅舅,我相信,热烈地、坚定地、虔诚地相信……我们终于会休息下来的!”

索尼娅或者最能代表我们中的大多数,满怀憧憬,身无长物,却依旧有着自己的闪光与魅力。没有人不承认她的朴实与善良,勤劳与纯真,可惜这一切的优点却终究无法为最为在意的那个人所赏识与中意。我们与命运的失之交臂有时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并非每一次的奋不顾身全力以赴都能够略有所得,而我们所能够做的,便惟有继续坚持下去,让这一次次微妙的不幸成为他日不值一哂的历程罢了。

如老教授谢列勃里雅科夫,风光无两的背后是一生在学术上的无所建树庸庸碌碌;或者乡村医生阿斯特洛夫,胸怀抱负却无从施展……《万尼亚舅舅》中的每个人物,都或多或少地带着现实中人们的投影,有着这般那般的缺憾与失落。也惟有剧中的老母亲、老奶娘对于这眼前发生的种种遭遇不动声色,泰然处之——那也或者是因为,经历人生苦辣酸甜后,方才认识到这才是生活的真谛吧。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