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在京城开一间饭庄子有多难?

2020-01-06 18:32:44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以“全聚德”为原型,《天下第一楼》为观众展示的,不仅是大时代背景下餐饮行业不为人所熟知的秘辛,而且更接近一个真实的饮食江湖——在这个江湖里,一行有一行的门道,各人有各人的路数,呈现在“福聚德”中的种种,早已不仅止局限于一个行业,一样吃食,更是一个大社会形态的缩影,堪称大观。

在京城,开一间饭庄子有多难?维持一群主顾须付出多少的艰辛?对比现实,即便局外人也不难参出一二:曾经京城赫赫有名的“八大堂”,历经百余年战乱动荡,如今仅存惠丰堂一家,将视线放宽至全北京,真正称得上“百年老店”的饭庄可谓寥寥无几,包括老正兴菜馆、美味斋饭庄、义利食品公司在内的诸多京城老字号,都是自上海北迁而来。1991 年,工商部首次全国评议“中华老字号”,最初将条件设为有一百年以上历史,但符合者实在太少,最后只得放宽到五十年——创业难,守业更难,对于勤行的饭庄子买卖来说,更是如此。

在没有行业规范,缺乏市场环境的民国初年,开店这点儿事儿更可谓是一场艰辛的创业史,《天下第一楼》便将这餐饮行业曾经的“难上难”,通过翔实可信的史料参照,以戏剧的手法展现在了观众面前,最终成就了这部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

 

开店头一难,各方势力,疲于应对。街头小小巡警须有常例打发,紫禁城内务府太监须好生献殷勤,面对新民国要员总要打足精神,还得不时地应付几个狐假虎威的小鬼……哪一桩都不由得人放松警惕。

 

开店二难,宾主不睦,难施拳脚。卢孟实顶着的是大当家的名头,做着的终究是别人家的买卖,面对两位少东家的刁难,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忍气吞声。

 

开店三难,商业竞争,对家拆台。为了重新在商业对抗中占据上风,卢孟实也用尽了手段,更新菜品,邀请高人,甚至以颇为精明的手段直接打击对手,方才令一间濒临倒闭的饭庄恢复了生机。

 

开店四难,祸起萧墙,内宅不宁。无论罗大头对李小辫儿仇视排挤所生出的祸端,或者店内关键人物堂头儿常贵突生变故,无一不在为卢孟实的经营增添着难度。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在《天下第一楼》的最后,卢孟实带着功业不成的遗憾愤而离去,这样的结局背后,不仅有大势所趋下令人扼腕的种种阻力,同时也与人与人间的争斗角力息息相关。在一部戏中,“天时地利人和”被讲述得如此透彻,当我们的视线从剧中挪开,或许能够发现一席餐饮之中所能包含的人生道理。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