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朱丽小姐》,欧洲语境下的新式“才子佳人”

2020-01-13 16:20:32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在仲夏节这样一个一年之中白昼最长的日子里,朱丽小姐遭遇到的却是她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在一夜的狂欢氛围下,性情古怪的伯爵之女朱丽小姐在男仆让的引诱下与之私通,满怀着的对于新生活的憧憬随即在一夜缠绵后迅速消失殆尽——对于让而言,朱丽小姐贵族的身份比她的美貌更令自己心动,肉体上的征服也不过更多地满足了自己关于身份的颠覆而已——无法逃离这座令人窒息的伯爵庄园,也无法面对即将东窗事发后无地自容的境地,朱丽小姐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作为自己最后的抵抗。

 

富家女与穷小子的爱情故事,对于中国人来说也并不陌生——让与朱丽小姐缠绵悱恻的桥段,几乎与《西厢记》《牡丹亭》相类,尽管东方与北欧相隔甚远,但在相似的农耕文明占据主导的社会背景下,门第观念也成为了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话题。于是我们曾反复歌颂那些具有着个性解放意味的自主爱情,在这样的情境中,男性往往情深义重,一表人才,女性也颇为特立独行,忠贞不渝,杜丽娘能够魂归阴曹,王宝钏能够苦守寒窑,最终盼得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团圆结局。

 

(传统的“才子佳人”往往有解,透过高中状元之类的手段,以符合社会规范的方式达成双方的“门当户对”,有惊无险地促成一桩又一桩大好姻缘)

然而斯特林堡却以一个始乱终弃的行为,展示出了一个现代戏剧所具备的态度。他在《朱丽小姐》的序言中曾这么描述让:“在他身上有奴隶的野蛮和传统者的无情,这使他看到流血而不晕眩,在困境中可以化险为夷;所以他安然无恙地从那场斗争中摆脱出来,后来很可能变成旅馆老板;即使他不能成为罗马尼亚伯爵,他的儿子也一定会成为大学生,也许会当上省警察局长”。在他的笔下,让不是一个粗鄙的农夫,他受过教育,有自己的看法与意识,更具野心与欲望,时刻觊觎着本不属于自己的种种特权,也正因如此,作者也不必以“高中状元”“破敌归来”等含情脉脉的缓和手段让一出男女间的情爱以喜剧收场,在《朱丽小姐》中,一晌贪欢后涉及的已经不是男人女人的争斗,被上升到了两个新旧阶层的冲突范畴。

 

贵族制度名存实亡,而与之相对的,越来越多的农奴后代藉由时代发展跃居台前,影响着欧洲历史进程的发展,《朱丽小姐》描述的便是这样一个转型过渡期之中的一桩“才子佳人”的崭新叙事。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它并不美好,然而这样的冲突却曾真实地发生在斯特林堡落笔的那个时期,奴仆们小心翼翼地舔舐原不属于自己的芬芳,伯爵的女儿为摇摇欲坠的制度做最后的殉葬,这是封建夫子口中痛斥的“礼崩乐坏”,却同样是历史所向的大势所趋,正如剧中无人能够阻止朱丽小姐自杀的脚步,而时至今日,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去夺下她手中的剃刀。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