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从吴越春秋到《吴王金戈越王剑》

2021-03-03 11:48:44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太史公曰:禹之功大矣,渐九川,定九州,至于今诸夏艾安。及苗裔勾践,苦身焦思,终灭彊吴,北观兵中国,以尊周室,号称霸王。勾践可不谓贤哉!盖有禹之遗烈焉。范蠡三迁皆有荣名,名垂後世。臣主若此,欲毋显得乎!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我们对越王勾践故事的耳熟能详,很大程度上源自故事当中的诸多元素,与中国叙事的特点不谋而合:卧薪尝胆般的励志典范,吴越争霸的因果轮回,范蠡伍子胥般的传奇人物,无一不通过戏曲、话本等多种传播方式流传至今,并通过不同的解读,构成了口耳相传的传奇叙事。



吴越间的传奇故事,为春秋历史叙述提供了诸多脍炙人口的素材




伍子胥,父兄为楚王杀害,夜渡昭关,一夜白头,终率吴军卷土重来,家仇得报;


公子光采纳伍子胥之计,遣专诸刺吴王僚,成就专诸忠义之名,即位后强兵兴国,是为吴王阖闾;


吴王阖闾败楚入郢,成就霸业,兴师伐越,败于勾践,其子即位,不忘杀父之仇,三年后败越国于夫椒,是为吴王夫差;


夫差骄奢淫逸,勾践囚吴三年归国,矢志复国,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灭吴称霸,成为国人“忍辱负重”的典型历史人物;


勾践功成,徐图北上,文种屡次劝谏无果,被赐剑自尽,范蠡远离庙堂,留下一段与佳人西施泛舟西湖的佳话,三散家财,三成巨富,自号“陶朱公”,此后“陶朱猗顿”遂成巨富之代称。





1983年北京人艺演出《吴王金戈越王剑》剧照


这样的一系列故事带来的,便是无可比拟的史诗感,在各种不同艺术形式的承载下,这段历史往事的精神外沿也在不断得到扩展。


《吴王金戈越王剑》便堪称是一次传统叙事文化精神的延续——早在《史记》之中,司马迁便借范蠡之口说出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千古名句,而在本剧中,这样一层历史的表达被成功地凸显出来,在1983年刚刚上演时,这部作品的艺术意义便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从“卧薪尝胆”到“兔死狗烹”,一代春秋霸主勾践的一体两面被展现在了北京人艺的话剧舞台上,无疑给予当时的观众耳目一新的感受。



2014年北京人艺复排版演出《吴王金戈越王剑》剧照


时隔7年,94岁的蓝天野再度执导复排版《吴王金戈越王剑》。与2014年的首次上演相比,本版演出展示出了更为丰富与深厚的蕴涵。3月4日,当我们走进剧场,不妨以此剧为观照,调出记忆中“吴越春秋”的点滴,看一个传统的叙事在千百年后的话剧舞台上的再度演绎。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