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人艺“新青年”,走进新《原野》

2021-10-26 15:29:12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在《日出》《雷雨》之后,《原野》也即将登上曹禺剧场的舞台,为这座剧场的正式启用增光添彩。

一如之前上演的两部曹禺作品,《原野》也采用了人艺青年演员组成的班底,从年轻人的视角出发,试图为经典作品建立更为独特的戏剧体验。


对于当代观众而言,“复仇”这样的母题已经司空见惯,当我们用新的形式与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相结合的方式,重新去讲述一个已流传了数十年的故事,会有怎样新的领悟?

 


在《原野》上演之前,《原野》的导演与饰演仇焦两家角色的演员对这一次艰辛的排演过程进行了一番回顾,无论从当下青年的视角或者演员的体验出发,对于这部独特的曹禺剧作,也都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与解读。


闫锐

《原野》导演

 

人的“心欲”与“心狱”


Q

在你看来,《原野》讲述了什么?

A

《原野》展现了人的纠结困境,以及在困境中求索的力量。人是有“心欲”和“心狱”的,在左右摇摆中求索,有束缚,有羁绊,有藩篱,只有冲破了,才有可能到达人生的彼岸。每个人的理想世界都是不一样的,在《原野》中,那个世界就成了“黄金铺路的地方”,它未必是物质的,可能大部分都是精神上的。为了达到这个精神世界的追求,需要付出很多,仇虎最终陷入了幻灭,而我们要给予金子最后一点儿希望,我希望她能去到那个世界。


Q

对于这次新版《原野》的演出,有没有自我的思考?

A

我希望在这次的《原野》中呈现出人应有的生命感,在舞台上,我们营造出了一个没有生机的大地,死寂般的原野,有些近似月球表面,但这篇土地上的人却显得饱满,衬托出了人的鲜活。


张可盈

饰 金子

 

无解的人生中也要寻求最优解


Q

你是如何理解《原野》的?

A

《原野》有别于曹禺先生的其他作品,空间与时间都做了架空的处理,人物关系与事件也被凸显得很极致,每一个人都是悲剧,却又色彩鲜明。


《原野》的故事反映到现代,我们会发现很多情绪与状况是共通的。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救赎与轮回的命题,人在实现追求的过程中,往往会陷入一种自我矛盾,如何达到最理想的境界,永远是值得去思索和探讨的问题。或许到最后会发现自己跳脱后的选择依旧无边无际,而现在自己在此时此刻的当下,未免不是更好的结果。

Q

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剧中的角色,你是否有认同感?

A

在面临的环境之中,金子已经是内心非常强大的一个人了。


当一个人已经在一个既定的环境当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是一片死寂的时候,他是非常绝望的,她说自己是野地里生,野地里长,将来也许野地里死。未来的结局,并不一定会尽如人意,但自己也要主动逃离,就是哪怕那个未知的远方也是死亡,但这可能就是她的悲剧所在,从开始就注定了的。


金汉

饰 仇虎

 

复仇只是展现人性的途径


Q

在你看来,《原野》是怎样的一部作品?

A

《原野》讲述了人类的欲望,并在欲望支配下衍生出了悲剧,让所有人看到最黑暗的一面,但又劝人们要努力奔向光明,奔向黄金子铺路的地方。曹禺先生创造的绝望反倒证明了强烈的求真欲望,他锻造无情的“否” 实际上是源自对“是”的渴望。希望我们从绝望之中感受到希望,看到美好,珍惜当下,享受生活,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Q

对于这次饰演仇虎,你有怎样的期待?

A

仇虎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他的状态与大自然更接近,更原始,原生态,这种状态离我们太遥远。


事实证明,仇虎具备美的一面:为恶怕人知,恶中犹有善路,他有情感,也有人情味;同时他又为了复仇让自己变坏,又狠,又好像没了人情味。他最后并不是因为胆怯而发疯,而是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他怕的不是现实,他怕的是自己的灵魂将永远不会被救赎。


付瑶

饰 焦母

 

因为爱得浓烈,因而恨得深沉


Q

在今天我们继续上演《原野》,有怎样的价值?

A

《原野》的年代感是特别久远的,内容难免对现代人产生距离感,但这部作品值得我用心去感受,感受生命的本质,去感受人性的思考,感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人性当中不那么美好的一面,最终产生对自我的观照。


《原野》是有“爱”的,母子之爱,夫妻之爱,男女之爱,爱得很浓烈,最后转变成了极致的恨,产生的巨大戏剧性,观众从这个角度去看这个戏,可能就会感受到这部作品的分量。

Q

焦母是一个恶人吗?

A

焦母一定是有绝望和无奈的脆弱的一面的,她虽然客观上显得恶毒,但也还是有值得同情的一部分,因为她所做的一切也有被命运裹挟着的成分。当我们看到焦母一个瞎子,仍想方设法地去保护儿子,这当中虽然有着控制欲,但也有足以令人感动的真情实感。对于她,即使我们没有报以同情,但也一定会有设身处地的理解。


雷佳

饰 焦大星

 

久在樊笼里,不复返自然


Q

从现代的角度看来,有人说焦大星就是一个“妈宝男”,你认同这样的看法吗?

A

焦大星是在强势家庭下自卑的男人,他善良,包容、卑微、敏感、懦弱,这样的外在下,他的内心反而是残忍的,他是孤独的,悲观的,一个模糊了现实与虚幻的人,一个失去了异化亲情与爱情的人,一个丧失了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他只能从幻想中寻找自我。而这种幻想最理想的栖息地,可能就是死亡。


Q

这一次出演《原野》,有没有不同的体会?

A

仇虎和大星是两只老虎,一个在森林里,一个在动物园里,但都是老虎,金子选择森林里的老虎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属于森林,大星迷恋金子正是因为他从金子身上能够看到森林,因为他原本也是应该在森林里的!规矩,感性理性,思想束缚,爱,恨这些都是有两面性的,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漩涡中的。


(摄影:李春光)